STL

毛利贺文www(虽然写的还是一期尼👌)

傻白甜日常👈

ooc👈

总之我流本丸我流一期👈

轻拍orz

我把书扔开,显然是不开心的表现,然而一期看了并没有什么反应,还是在安排新来的小可爱毛利。
于是叹口气捡回来,走到里卧关好门,放弃挣扎。不在乎就是不在乎,就算我怎么去吸引他的注意力。这次爆肝第二天接回毛利,他很高兴,毛利也很高兴,只有我不高兴。
弟控√直男√
我会喜欢这样的人真是怪了。但是总是时不时想起他温柔的目光和体贴的话语,也许我就是内心需要柔软的那种人吧。
躺在床上滚来滚去,把收拾好的床铺滚的乱七八糟,我就是小孩子置气啊。
“主殿?”果然几分钟之后他在叫我,装作睡着了吧。我闭上眼睛,保持着“大”字瘫在床上。
门被拉开,“果然睡着了呢,昨天学习太辛苦了吧,今天找烛台切做点好吃的吧。”
……真的是直男……虽然温柔……
门被拉上了。

下午吃饱喝足例行找小短胁们玩,新来的毛利看着一院子腿×开心的合不拢嘴。
我经过同意揉着毛利柔软的头发,看着五只小老虎和大家跑来跑去,再看看隔壁喝茶的老爷爷们×感觉一辈子这样也不错。
这个时候信浓跑过来拽了拽我的袖子,“啊路基萨玛……我可以躲到你怀里嘛?”
“诶?!”我低头看了看怀里的毛利,明白了个七八分。
这个时候其他孩子们也跑过来要我抱,秋田水汪汪的蓝眼睛看的人心都要化了。
我还没来得及说一个一个按顺序来,身后就响起一个温柔又带有一定威严的声音。
“好了,你们。别缠着主殿,她会累的。”
我转过头去,果不其然一期叉着腰站在后面,瞪圆的眼睛很可爱。
“诶?好吧……”伴随着一声声小小的失望叹气,大家又逐渐一个个放开我,跑回院子里接着玩闹,我感觉我的幸福在远离我……
“一期你不用对他们那么凶的……他们也是喜欢我才……”
一期走过来揉了揉我,“再可爱他们也是男孩子喔。”
“……当然了!我就是喜欢蓝孩子啊啊啊啊啊……”
“……你还小,不懂这些……”
“一期现世我二十了,成年了谢谢……”
“至少在我眼里你还小,乖乖做我的小姑娘就可以了,不用想其他。”
什么鬼……吐槽点太多了吧……
但是我还是啥都没说,乖乖等他拉着我回主室了。
小姑娘就小姑娘吧,有你在身边就够了。

和骨头的师生梗/他是我学生系列www

意识流……

日常表白粟田口www

🌹我的视角

我是高三三班的班主任,教历史。我喜欢我的学生,恋人的喜欢,他叫骨喰藤四郎。
高一刚来的时候,他和他的兄弟两个人坐在一起,相当和谐,一个滔滔不绝,一个安静地倾听。我当时在想,怎么会有这么安静的孩子。我查到他们有哥哥在大学,有小学初中的弟弟们,他好像是最最安静的那一个。于是平时也悄悄关注着他,不是出于老师的关心,只是我个人的意愿。
然后我发现其实他有的时候也会笑笑,有的时候也会皱一下眉头……其实是……很可爱的孩子嘛。平时不怎么笑的人笑起来通常都十分惊艳,被自己学生的笑颜撩到的老师我可能是第一个。对,我喜欢上了我的学生。
我一直没敢告白什么的,三年间向他告白的小女孩数不胜数,她们告诉我冰山一般化了都是春水。我只能不置可否,做我的老师,教我的课,看着他一天一天长大一天一天变化,变成他自己喜欢的样子。
高二我讲到丰臣秀吉与大阪城,两兄弟那节课都走神了,我叫他们谈话。
“老师,对不起,我们不该上课不认真的。”出声的当然是鲶尾。
“……老师没有责怪你们的意思,只是想知道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当然不想说或者不能说的话老师不会勉强你们……对不起……给你们说这些……真的十分抱歉……”
他们离开的时候我感受的到两个孩子身上的沉重。
很快到了高三,我天天腻在教室里看课,看着那个我喜欢的孩子。
他低头认真背书的样子,他皱眉思考的样子,他灵光一现解出题来的样子……
马上,毕业了,他考上了自己想去的大学,和哥哥是同一所。
所以我打算表白。
说是表白,其实只是我单方面情感传递罢了,我只是想告诉他我喜欢他,要不然就这么放他走了,我也不会甘心的呀。
毕业典礼结束他主动来找了我,说实话有点儿开心,不,是十分开心。
“……那么,有什么话想对老师说呢?”今天来找我表示感谢的学生有很多,我知道他也是其中一个。
“……”
“嗯?”还是跟以前一样不会表达感情呢。
“老师,我……我喜欢你……”他的声音越来越小。
“……!”
“高一见到老师就觉得很好,然后老师一直在帮助我,我也是知道的……所以就慢慢变的越来越喜欢了……”他几乎拿出了毕生的勇气来说这些话。
“诶?!!!”
“老师我……没有别的意思……我……”
“没事儿,”我走过去抱住已经比我高了不少的他,“老师也,喜欢你啊……”
那年夏天阳光很好,静谧的办公室仿佛成了世界上最美好的地方。
三年情愫,一世情长。

🌹他的场合

我刚来这个班,第一次见到新的班主任就很喜欢了,不知道为什么,给我感觉……很好。
然后我发现她在偷偷关注我,我看到她就很想笑,想对她笑……兄弟跟我说我这是恋爱,可她是我的老师,我又怎么会去喜欢别人,兄弟摇摇头没再说什么。
我也在偷偷注意着她,有男学生给她告白了,有男老师约她出去了……名为烦躁的心情抑制不住地溢出。
很多女生来给我告白,有不少跟她关系不错,不知道她们都聊了些什么,但是她之后看我的眼神好像不太一样了,水润润的……很可爱。
高二的时候她讲课讲到秀吉,我和兄弟可能脸色都不是太好,她下课叫我们谈话了,其实我是开心的,但是我更希望叫我一个人。
她一直在道歉,真的是很温柔的人,我们离开的时候,她都一直在注视着我们的背影吧。
高三的时候作为班主任的她一直都在教室待着,我能感受到她的目光。我也会在她的目光转移的时候偷偷看看她,她看着我们一脸欣慰的表情,她看着手机或者时钟暗暗算时间的表情,她打开手账本写东西的时候……
很快我要毕业了,我考上了和一期尼一所学校。
所以我打算告白。
其实我也不确定自己的感情,但是只要一想到她今后会作为别人的女朋友或者妻子,我就会很烦躁。我不知道她是什么心情,但是我有一种预感如果我今天不说我会后悔一辈子。
我主动去办公室找她, “……那么,有什么话想对老师说呢?”她笑的一如窗外的暖阳。
“……”我……
“嗯?”歪头的动作也很可爱。
“老师,我……我喜欢你……”我的声音越来越小。
“……!”她一脸惊喜。
“高一见到老师就觉得很好,然后老师一直在帮助我,我也是知道的……所以就慢慢变的越来越喜欢了……”我几乎拿出了毕生的勇气来说这些话,感情,有好好传达到吗?
“诶?!!!”
“老师我……没有别的意思……我……”
“没事儿,”她走过来抱住已经比我她高了一个头的我,“老师也,喜欢你啊……”
所谓愉悦,所谓幸福,不过如此。
我虽年少,那年正好。

主要是……我流本丸👌

文笔不存在的👌

恋爱脑只会撒糖👌

一期一振看着房里对着屏幕傻笑的审神者,她喜欢的一直都是别人,他也一直都知道。但是心里翻滚搅动的不知名的暗涌还是让他把白色手套都生生握皱。
“主殿,这是今天的战报。”身为近侍的他还是整理好情绪做自己该做的事。作为付丧神,是不能奢求太多的,审神者对自己和弟弟都很好,自己来的晚,弟弟能极化的都尽力极化了,活动的经验符都给了自己,使自己在一次活动中从一级直到快满级,来了就一直作为近侍在她身边,每天听她笑着说“一期尼你真好看www”。但是为什么,自己的心里有点儿说不过去的感情。刚刚来到本丸不久的一期实在不明白人类的感情。
“啊,好。谢谢一期尼了。”她把手机慢慢合上。一期把倒好的茶放到她手边。
“对了一期,这次极化道具回来我想让青江先去……胁差就剩他一个了……平野我想再加练度……”她小心翼翼地抬眼问。
“好的,主殿,您决定就好了。”永远温柔的语气和贴心的话语。
“对不起……”主殿现在为什么要道歉呢,“我把他们接的太晚了,早点来练度怎么说也比现在高……”
“没关系的,主殿。您对我和弟弟们的关心我们都知道的。”这个审神者偏心粟田口,这个本丸的刀都看的出来。
“嗯嗯,等之后的活动我一定给他们都极化。”她的小脸红扑扑的,很可爱。
“谢谢主殿了。”他把那股冲动压在心底,按捺下想要拥抱她的冲动。
她只有156cm,在现世只能说矮。她喜欢穿小裙子,却不甘心地套上高跟鞋,每次磨到脚痛都是一期帮她揉,小小的脚被他抱在怀里,他甚至希望可以这样度过每一天。
但是他喜欢的审神者是他的主殿,别说僭越,她甚至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他无法控制的,她对骨喰的特殊对待。如果她对短刀们和其他胁差是喜欢可爱的事物那种喜欢,那么一期也不清楚她对骨喰到底是什么情感了。骨喰是他的弟弟,他甚至在嫉妒骨喰……
一期的眼睛有点儿酸。
“一期尼?”她白皙的手在眼前晃过,粉色指甲油拉回了他的思绪。
“不好意思主殿,我走神了。”一期微微敛神。
“你是不是不舒服啊,快过来我看看。这几天搜索江户辛苦你了。”她的手还是那么凉,一期没有否认,任由她冰凉的手抚上自己的额头。
“还好没发烧,应该是累着了,你快去歇着吧,这个我可以自己搞定的。”他的主殿虽然平时很小孩子气没个正经,但是关键时刻从未让他失望。
“我没事,在这里陪您吧。”
“嗯嗯,累了就说,躺会儿也好。”她坐回桌子旁,继续看报告。
如果没有办法倾诉情感,那就让我永远陪着您吧,只要您不介意。
他默默地注视着她,一生的温柔都化在这一刻。
“对了,骨头的情绪……还好吗?”她提到骨喰,长长的睫毛都在抖。
“……嗯,鲶尾在,弟弟们也一直陪着他,没事的,谢谢主殿关心。”他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有点发抖。
“那就好,上次我……可能有点儿着急了……他修行回来我想着能不能缓和他的心情拉他去看花……结果他……到现在都没理我……当时他脸都气红了……我……我是真的很想看到他笑啊……”为什么呢主殿,为什么要跟我讲的这么细致呢,因为我是他的哥哥吧,我是应该关心的。可是主殿,弟弟们给我讲的,是骨喰对你的爱意,不是生气。一期越来越感到难以呼吸,今天的嫉妒感尤其严重。因为骨喰?还是因为自己?
“主殿,没事的,放心。”他僭越了,轻轻握住她的手,哪怕被拒绝被训斥他都做好了心理准备。
但收到的是她泛红的脸颊。
“一期……”她没有叫自己一期尼。
“主殿……你……”他手足无措,直到有人轻轻敲门。
“主殿!我们来啦!”门外是鲶尾元气的声音,一期迅速把手收了回来,蜜色眸子里的情绪不明。
是鲶尾和骨喰。
“主殿!兄弟说有话对你讲……一期尼你也在啊w我们先去帮秋田他们做手工吧哈哈哈”说着鲶尾拉起一期就往外跑。
“好。那主殿我们先去了。”一期一直都是温柔的哥哥。
“……好……”她的眼神里是不舍么?一期没有办法思考,只能先拼命压下来自心底的冲动。
他们聊了很久,晚饭的时候骨喰坐在审神者旁边,脸色可以说的上柔和。
“看来兄弟是成功了呢!”鲶尾一脸坏笑对粟田口的大家道。
“什么成功了?”一期希望他猜的是错的。
“兄弟下午去告白了w他可喜欢主殿了,昨天给主殿一闹他都忍不了了……balabala”一期不知道鲶尾后来说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等到晚饭结束现在在审神者房间准备服侍她睡觉的。
“一期尼……”
“怎么了主殿?睡不着吗?”
“嗯嗯……你今天可以晚点回去吗?我……我也想听你讲睡前故事……”她的脸很红,今天下午也是。
“可以的。”他不知道自己眼里的温柔。
“嗯嗯,谢谢!”她看着一期拿来书在她床边坐下。她也支起上半身,直接靠在了他怀里。
“主殿……”惊慌失措还是意外惊喜。
“不可以吗?对不起,我马上……”一期拉过她的手臂,她一失重心重新窝在了他怀里。
“不,可以的。请靠在这里吧。”
“一期你心跳好快……”让他怎么抑制对她的感情,“主殿……我……我不是您合格的近侍。我对您一直都夹杂着自己的私人感情,但是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应该是……喜欢您……”
“!!!!”她愣了,为什么呢?因为骨喰吗?
“一期……我……”
“我知道您已经和骨喰在一起了……只是很想说出来,没有别的意思……”
“啊????我什么时候和骨头在一起了????”
“……今天下午……骨喰来找您……”
“那是他来找我约我赏花啊hhh”
“……这样……”
“话说一期……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这次换她来小心翼翼。
“是的主殿,一期一振,喜欢您。”这把太刀付丧神前所未有的认真与执着。
“其实我……我也……喜欢你……”她的声音越来越小,但是一期还是听的分明。
“!主殿……您不是喜欢和泉守还是骨喰还是……”
“一期你等等?你这些想法都哪儿来的hhh我喜欢的一直都是你啊。”她伸手抚上他的脸颊,满是深情。
“可是……”
“一期你知道吗?我就任一年以来,一直在等你。我在大阪城下把资源生生锻掉一位数,用了近百张加速符,你还是不来。终于在我就任一周年前你来了,那天我觉得全世界都亮了。真的。”
他环着她听她缓缓道出深深的爱恋,为自己的笨拙与迟钝感到好笑。
“主殿……”那是感动是爱情。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说是……在一起了?”她笑的明媚。
“嗯。”他不自觉加大了力度。
“一期,你要一直在喔。”
“是,我的主。”吻上她的眼,一期一振许下一生的诺言。
一期一振,一生一世。